<ins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
<ins id="dp5d3"><span id="dp5d3"></span></ins>
<ins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
<var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<var id="dp5d3"></var>
<ins id="dp5d3"></ins>
<cite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<var id="dp5d3"></var><ins id="dp5d3"></ins>
<ins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<cite id="dp5d3"></cite><ins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<cite id="dp5d3"></cite>
<ins id="dp5d3"></ins>
<cite id="dp5d3"><span id="dp5d3"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<ins id="dp5d3"></ins>
<var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<menuitem id="dp5d3"></menuitem>
<ins id="dp5d3"></ins><cite id="dp5d3"><noframes id="dp5d3">
<ins id="dp5d3"></ins>
<cite id="dp5d3"></cite>
中國新能源汽車形勢嚴峻:一批倒閉一批賣不動 特斯拉又來了
來源:    發布時間: 2020-01-22 07:35   495 次瀏覽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造車新勢力中,蔚來、小鵬、威馬等幾家明星企業狀況稍好,每月有過千臺的銷量,但也面臨輿論質疑,其他企業更是大多沉寂,一些公司甚至已經悄然退場。

電池百人會企業家問道長白山

最近大半年,國金汽車欠薪放假、長江汽車欠薪、海馬汽車賣房、比亞迪降薪、青年汽車申請破產、眾泰汽車欠薪……部分新能源汽車項目和企業,包括一些老牌汽車企業,好消息不多,壞消息不斷。

最近和一些新能源汽車企業高管交流,普遍的一個感受是,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,形勢很嚴峻。

有多嚴峻?

中汽協發布的新能源車產銷數據顯示,2019年自新能源汽車補貼6月退坡后,7-11月的銷量已經同比“五連降”,尤其是10月、11月,降幅超過4成。

產業鏈上下游體會更深。最近大半年,國金汽車欠薪放假、長江汽車欠薪、海馬汽車賣房、比亞迪降薪、青年汽車申請破產、眾泰汽車欠薪……部分新能源汽車項目和企業,包括一些老牌汽車企業,好消息不多,壞消息不斷。

造車新勢力中,蔚來、小鵬、威馬等幾家明星企業狀況稍好,每月有過千臺的銷量,但也面臨輿論質疑,其他企業更是大多沉寂,一些公司甚至已經悄然退場。

那么,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能邁過這個坎嗎?

庫叔與中國電動車百人會理事長陳清泰聊了聊,在他看來,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經歷大力度政策推動、快速增長后,進入了深度調整期;造車新勢力經歷“一哄而起”后,進入了大浪淘沙的過程。

“這是替代性新興產業走向成熟必然經歷的過程,也是非常痛苦、甚至十分殘酷的過程?!标惽逄┱J為,問題的關鍵是我們如何把握機會,經歷這場洗禮,使我國汽車產業實現“鳳凰涅槃”。

文 | 王慧

編輯 | 陳榮 瞭望智庫

1既然這么難,為什么還要搞?

實際上,最開始歐美國家做電動車,比如美國,20世紀發展新能源車,也是困難重重。

那個時期,石油巨頭幾乎控制了美國政商兩界,燃油車是當之無愧的主角,電動汽車差點被掃進歷史的廢紙堆。

號稱被美國政客和油企“殺死”的通用電動汽車EV1

號稱被美國政客和油企“殺死”的通用電動汽車EV1

最典型的案例比如通用汽車,1990年推出了第一款電動汽車EV1,但在2002年徹底停產,背后除了技術水平,一個被普遍認可的原因是美國政客和石油公司的聯合“絞殺”。

中國開始搞新能源汽車的時候,很多人也有這個疑問,汽車工業底子這么好的歐美發達國家都搞不好新能源車,為什么還要堅持?搞點別的算了。

汽車動力技術的轉型原本是技術進步和市場推動的正常過程,不僅中國,全球其他主要國家的政府如今大都一反常態,一而再再而三地使出看得見的手,其中必有更加深刻的考慮。

在陳清泰等專家看來,我國將電動汽車提升為國家戰略,其根本動因有三,一是改變能源結構,保障能源安全;二是減少碳排放和大氣污染;三是另辟蹊徑做強汽車工業。

首先是能源安全問題。

到2018年年底,中國汽車170輛/千人,石油對外依存度已超過70%。近年汽車保有量連年增長,而自產石油卻基本維持同一水平,所需增量幾乎全靠進口。

中國原油進口量已經超過美國

中國原油進口量已經超過美國。黑線為中國數據

隨著人均GDP的提高,各個國家個人出行機動化需求增長的趨勢十分相似。2018年我國人均GDP已達9900美元,2019年勢必破萬,汽車保有量仍處于增長期。歐美基本穩定在700-800輛/千人,國土面積較小的日本穩定在600輛/千人,韓國約為440輛/千人。

也就是說,隨著人均GDP的提高,中國汽車保有量還有成倍增長的需求,最后至少要穩定在5億輛左右。但如果這個巨大增量的能源全靠石油,無論其來源和安全,還是環境容量,都無法承受。

所以及早向電動車轉型,使大量新增用戶不經燃油車的過渡,直接跨越到電動化出行,這是圓中國人汽車夢的重要選擇。

其次是減少排放和污染問題。

電動汽車自身可以做到“零排放”、綠色出行,是有序替代燃油車,兌現“巴黎協定”承諾的重要措施,這一點已經被很多國家認可,也是中國打贏“藍天保衛戰”的重要途徑。

有一些人認為,新能源車電網的電力來源,有很大一部分還是火力發電,同樣會造成有害物排放,而且能量轉換還要損耗不少,這和開燃油車排放尾氣有什么區別?

這個道理其實很容易懂,相對燃油汽車尾氣排放,新能源車發電的排放污染比較集中,更容易進行控制和集中治理。而且隨著儲能電池技術水平的提升,二次能源損耗的問題,也正在得到逐步解決。

最后是汽車工業的“換道先行”考量。

汽車產業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之一,是體現國家競爭力的標志性產業,對上下游有極強的經濟帶動價值。